来自 上海 2018-1-18 的文章

在文章里骂人这件事 文豪们是这样看的

在文章里骂人这件事 文豪们是这样看的

苏东坡刘旦宅/绘文章乃经国之大业、不朽之盛事,似乎和骂风马牛不相及;文章又是情志的表达,而人禀七情,喜怒哀乐诚于中必形于外,似乎骂又可以理解。作者性格不同,类型各别。谦谦君子,克己复礼,文章多温柔敦厚;狂放之士,不拘于礼法,文章难免嬉笑怒骂。西哲说“存在的就是合理的”,但是对于文章可骂与否,中国文人众说纷纭,莫衷一是。黄庭坚本是著名诗人,对诗歌有独到的认识,他在《书王知载朐山杂咏后》中说:“诗者,人之情性也,非强谏争于廷,怨忿诟于道,怒邻骂坐之为也。”假如因诗歌“讪谤侵陵,引颈以承戈,披襟而受矢”,则“是失诗之旨,非诗之过也。”在黄庭坚看来,诗歌本质上是人之情性的表现,但诗歌的传达不能过于直露,所以“怒邻骂坐”“讪谤侵陵”并不符合诗歌宗旨。黄庭坚身为“苏门四学士”之一,却对苏轼嬉笑怒骂的文风颇不以为然。他在《答洪驹父书》中说:“东坡文章妙天下,其短处在好骂,慎勿袭其轨也。”洪驹父是黄庭坚的外甥,黄庭坚有感于苏轼“乌台诗案”因文获罪,所以谆谆告诫他不要步苏轼后尘,以免蹈其覆辙。袁枚对文章之骂态度很复杂。一方面,他认为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只是个传说。《随园诗话》中说:“太白斗酒诗百篇,东坡嬉笑怒骂皆成文章,不过一时兴到语,不可以辞害意。若认以为真,则两家之集,宜塞破屋子。”在袁枚看来,嬉笑怒骂随意写出来的并非好文章,好文章都是认真改出来的,“人功未极,则天籁亦无因而至;虽云天籁,亦须从人功求之”。另一方面,据《小仓山房尺牍》记载,袁枚在和王梦楼讨论“今之后生,喜谤前辈”时,曾以“山膏如豚,厥性好骂”相类比,认为骂不骂“直是人禽之辨”。山膏是神话传说中的一种怪兽,状如猪,好骂人。《山海经·中山经》记载道:“苦山,有兽焉,名曰山膏,其状如逐,赤若丹火,善詈。”在袁枚看来,文章含讥带骂,作者简直与禽兽无异。 标签 文章 诗歌 黄庭坚 作者 苏轼 1 2 下一页 今日热点 郑砚农:实施民族品牌工程,提升国家软实力 遭遇天价自来水 原是软水机失灵变成“淌水机” 继开拆曹家渡花鸟市场违建,长寿路街道今年还将拆违1.5万平方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