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上海 2018-1-18 的文章

丁隆:地区主义受挫折射中东新秩序

丁隆:地区主义受挫折射中东新秩序

  2017年是阿拉伯世界的地区主义严重受挫的一年。年中,沙特、阿联酋和巴林等国与卡塔尔断交。年末,海湾合作委员会年度峰会在科威特举行,这三个国家的元首均未出席,阿联酋还在峰会当日抛出了将与沙特结盟的消息。这次被外界视为海湾和解机遇的会议,却好似敲响了海合会的丧钟,危及海湾30多年的区域整合进程。耶路撒冷风波之后,土耳其牵头召开伊斯兰合作组织峰会,沙特、阿联酋和巴林仅派内阁成员出席,说明沙特作为泛伊斯兰主义的主要倡导者,不再全力支持巴勒斯坦问题这个泛伊斯兰事业的首要议题。   不仅如此,最近沙特、阿联酋等国与以色列的关系迅速升温。它们对以色列态度的转变,源于对自身面临安全威胁的重新排序,以及“敌人的敌人是朋友”的联盟逻辑。近年来,伊朗强势崛起,并通过黎巴嫩真主党等什叶派代理人发挥影响,“什叶新月地带”大有由预言成为现实之势,这对沙特等国的利益构成直接威胁。伊朗取代以色列,成为部分阿拉伯国家的头号敌人。   其实,对于大多数阿拉伯国家而言,巴勒斯坦问题早已不是官方表述中的“首要和中心议题”。一些国家将其工具化,作为拓展地区影响,增加软实力的抓手。如今,它们重新定义国家利益,试图放弃阿拉伯民族主义和泛伊斯兰主义语境下的“政治正确”,回归正常民族国家。用基于国家认同的民族主义,取代逐渐没落的阿拉伯和伊斯兰共同事业。